建站知识frequently questions

主页 > 网站建设知识 >
关于我们About Us 建站流程Website flow 建站知识Website knowledge 优化知识Seo knowledge

那个喜欢作秀,曾经在九江大肆屠城的将领死后终于变成了猪

作者:建站无忧网   时间:2020-06-16 09:50

(南唐国主李煜,面对北宋三路大军,李煜很是干脆的选择了投降)

北宋开宝八年,宋太祖赵匡胤三路大军齐出征讨南唐,北宋一路势如破竹,只用了短短一年时间,南唐国主李煜宣告投降,江南地区尽数归北宋所有。

(北宋灭南唐图)

李煜投降后,曹彬以他的名义弛告还在抵抗的江南诸县速速放下武器等待收编,当投降书信到了江州(今江西九江),守将胡则却誓死不降,他收拢南唐败军,巩固城池,打算和北宋抗争到底。眼看江南诸州尽数平定,就剩下江州未定,宋军主帅曹彬便派遣麾下大将曹翰前往平定。

在北宋初年熠熠生辉的名将中,曹翰虽然名气不如潘美、曹彬和杨业等人,但他平后蜀,打南唐,灭北汉,讨契丹,沙场征战数十年,所立功劳并不比前几位要差,但作为一个武将,他在历史上留下的不是赫赫武功,却全是些怎么哭穷怎么作秀的段子,这就很能说明问题了。《宋史》对他的评价恰如其分:阴狡多智数,好夸诞,贪冒货赂。翻译过来就是:狠如狼,狡如狐,贪如猪。

(杀俘,至不祥也!可曹翰不但杀了,还杀的义正言辞,杀的堂堂正正)

说狠,曹翰打仗是个楞种,敢玩命,不怕死,专打硬仗,所以不管是郭威、柴荣还是赵匡胤兄弟对他均十分看重,但这里说的狠并非其作战方式,而是性格凶暴狠毒,曹翰在侍奉后周柴荣时曾经遇到这么档子事,朝廷在正阳留了一千多副铠甲没有带走(此前南唐和后周在正阳爆发激战),而这时后周与南唐作战胜利俘虏了八百士卒,他们被送往京师,快走到正阳时正好碰上了曹翰,曹翰因为担心这些俘虏可能会劫持铠甲兵器作乱,于是便假传圣旨将他们全部杀死。

从大局的角度来说曹翰这种做法似乎没错,毕竟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,这八百俘虏本身就是个隐患,要是他们夺取了盔甲作乱,朝廷到时候还得花大力气来平定,就得死更多人,所以曹翰的行为虽然残忍但最为简单省事,估计有很多读者朋友还要为他叫好,这才叫“量小非君子,无毒不丈夫”呢!

(虽然很不高兴,但曹翰这一番话还是怼的柴荣都无话可说)

但凡事不能只看效率,你曹翰是为朝廷省事了,但那八百俘虏又何其无辜?就因为子虚乌有甚至根本不存在的可能性就被杀死,这样的手段是不是太过残忍了!不过甭管笔者如何口诛笔伐,曹翰是丝毫没往心里去,甚至还觉得自己有大功于朝廷。对于他假传圣命,滥杀战俘的行为连周世宗柴荣都非常不高兴,但曹翰回答的义正言辞:敌人只是暂时受困才向我军投降,并非心服口服,现在正阳放着千套铠甲,要是被这些俘虏给抢走了,这后果不堪设想,所以这些俘虏是非杀不可!噎得柴荣没办法反驳,毕竟在那个时代没有国际公约,战俘说的好听是人,但在曹翰等人的眼中与牲畜无异,杀几条狗,宰几只鸡有什么大不了的?

但在那个动乱的年代不缺狠人,你能杀俘,我还以人为食呢!而曹翰能从后周混到北宋,历任四个皇帝不倒,其狡猾的性格是很重要的原因占了很大因素,和其他头脑简单的同袍们相比,曹翰在政治上成熟的如同是个宦海沉浮几十年的老官吏。

(后周太祖郭威)

他的第一次发迹是在后周,太祖郭威病重,而后来的世宗柴荣此时正担任开封府尹,处理军政大事,忙的脚不沾地,曹翰被朝廷任命镇守澶渊,他偷偷溜到开封秘密面见柴荣并对劝谏他:“主上不豫,王为冢嗣,不侍医药而决事于外廷,失天下望。”皇上都生病了,您作为储君不在病榻前喂药侍奉反而忙着处理政事,皇上会怎么想?柴荣一拍脑袋,对啊!于是麻溜将政务都托付给曹翰,自己则立即入宫侍奉郭威。这份细腻的观察力估计连很多文官都做不到吧?有了劝谏之功,曹翰在柴荣的眼里自然是与众不同,在柴荣登基后便立刻任命他为供奉官,接着又升任枢密承旨。

除了脑子好使,曹翰还特别善于哭穷。由于不是赵匡胤兄弟嫡系,所以尽管南征北战功勋卓著,在太宗朝时曹翰只捞到了一个负责宫廷禁卫的小官职,而且这一干就是多年,眼看着别人升官发财,曹翰又是羡慕又是妒忌。这天太宗召集翰林学士们讨论文艺,作诗取乐,按理说曹翰这种丘八是没资格参加的,但他求见太宗,强烈要求也参加宴会:“臣虽然是武官,但早年好歹也学过作诗,请皇上您给我一个机会吧!”太宗看着这个大老粗装成文绉绉的样子也觉得可乐,于是便同意了,在宴会上半是戏谑半是认真的说:“爱卿你是武将,那就以刀字为韵作诗吧!”

只见曹翰提笔蘸墨,一首《内宴奉诏作》马上呈现在纸上:

三十年前学六韬,英名常得预时髦。

曾因国难披金甲,不为家贫卖宝刀。

臂健尚嫌弓力软,眼明犹识阵云高。

庭前昨夜秋风起,羞见盘花旧战袍。

全诗既是在表功,又是在作秀。先是回忆了过往辉煌的历史,吹嘘了一番自己的功绩,借以提醒宋太宗:这大宋江山的建立我也付出过不少的血汗,做出不少牺牲啊!我还是当年的我,随时准备向朝廷效忠,可皇上您怎么就不用我呢?

(为了表忠心,呼延赞在自己全身上下都刺满了“赤心杀贼”的字样,但太宗对此却无动于衷)

俗话说“会哭的孩子有奶吃”,但怎么哭,哭什么就是个很有技巧性的活了,毕竟当官的这么多,哭的孩子也不止你一个,为什么皇上要给你奶?曹翰并不像同事呼延赞那样搞行为艺术,把全家弄得跟神经病一样,结果一直到死太宗也没用他,他敏锐的抓住了太宗重文轻武的心理,巧妙地借用诗作来阐述自己为国报效的忠心和怀才不遇的抑郁,既不显得突兀,其中蕴含的深情让太宗看后也不禁动容,于是接连提拔曹翰数级,之后还让他出任节度使,显赫一时。

其实示弱作秀也不是啥大毛病,毕竟按照白展堂一句话:“我出来打工,不为赚钱为什么?”奋战沙场出生入死不就是为了以后的升官发财么!但曹翰还有个什么特点?贪如猪。他在节度使任上疯狂的压榨百姓,横征暴敛,甚至还私卖武器(在古代,买卖武器是重罪,而且不知道曹翰是不是和辽国人做生意,如果是,那就是叛国罪),曹将军,说好的“曾因国难披金甲”呢?怎么给你机会你就搞起贪污来了?可见所谓的“为国效忠”只不过是场面话,是曹翰挂在嘴边用来升官发财的工具而已。犯下如此重罪,就算赵光义有心偏袒大臣们也不同意,于是太宗只能将他流放到登州(一说汝州)—“翰在郡岁久,征敛苛酷,政因以弛。上以其有功,每优容之。会汝阴令孙崇望诣阙,诉翰私市兵器,所为多不法。诏遣御史滕中正乘传鞫之,狱具,当弃市,上贷其罪,削官爵,流锢登州。”

曹翰是罪有应得,但他之前过的是锦衣玉食的生活,哪过得惯这种苦日子,还得想办法向皇上赦免我的罪过,曹翰苦苦思索终于想出个办法。

有内侍受太宗派遣出宫办差,途经汝州便来看望他,作为开国老臣内侍对曹翰十分尊敬,嘘寒问暖,连声宽慰,曹翰则痛哭流涕,说我犯了如此重罪皇上没杀我已经是感激涕零了,怎么还敢有丝毫怨恨之心,就是家中人口众多,现在穷的都揭不开锅了,我这里有旧衣一套想和您换些铜钱来喝粥,您看行么?

(元芳:巧了,我也是千牛卫大将军!)

内侍答应了,在回京复命后又聊起了这个事,于是宋太宗便命内侍将旧衣拿来,展开一看这哪里是什么旧衣服,其实乃是一张“下江南图”的画卷,这是啥意思呢?原来当年太祖下令收复南唐,以曹彬为帅,以曹翰为先锋。太宗看到这张画卷后不禁凄然,他回想起当年曹翰为北宋攻城略地,英勇杀敌,辛苦数十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!于是马上下令赦免其罪过,还重新起用他为千牛卫大将军。

故事再回到开头,让曹翰这样一个阴险、狡诈、贪婪的将领去攻打江州,对江州的百姓们来说并不是啥好消息。

(江州,即今天的江西九江)

但曹翰打江州过程却很不顺利,江州背靠长江,斜倚大山,城池坚固,曹翰足足花了五个月才拿下江州城(一说三年,这当然是小说家言)在文学家的笔下江州的陷落也充满了戏剧性。在曹翰的拼命攻打下江州城仍固若金汤,曹翰气的暴跳如雷又无可奈何,而这天江州守将胡则吃饭时觉得鲙鱼做的不好(鲙鱼个小味道鲜美,宋时吃鱼一般是刮鳞剖腹清蒸,估计是这个厨子没把鳞刮干净)大怒想杀了厨子,胡太太劝谏说将士们坚守城池已经十分辛苦,怎么能就因为一道菜就屠杀将士呢?胡则这才饶过厨子一命,可这厨子却一不做二不休,趁着黑夜逃出了城向曹翰投降,并将城池布防的强弱虚实全都告诉了曹翰,江州西南因为背靠大山所以防备力量极为薄弱,如果集结重兵进攻西南角则此城可破!于是在厨子的带领下曹翰率军发动了猛攻,江州城破。

虽然拿下城池,但曹翰却并不高兴,毕竟主子李煜都已经投降了,你们这些人还负隅顽抗个啥?自己在江州城下损兵折将,死伤儿郎无数,早就憋了一肚子火,于是破城以后曹翰先是用骑木驴+凌迟残忍手段虐杀了胡则(置木驴上,将磔之)

(北宋在西川残暴的统治引起了广大人民的愤慨,很快就爆发了李顺和王小波起义)

杀了胡则后曹翰还不解恨,接着便将屠刀对准了无辜的江州百姓,宋军攻入江州城后便开始凌辱妇女,抢掠民财,江州城是一片哭声。您别看北宋粉们吹嘘北宋是中国历史上最文明的朝代,其实北宋在开国过程中充满了残忍和罪恶,像曹翰这样滥杀无辜和屠城的情况并不少见,赵匡胤、赵光义兄弟俩对于武将屠城,滥杀百姓其实十分宽容,在他们看来皇位、天下要重要的多,百姓死多少,谁在乎呢!王全斌入蜀后劫掠百姓,大肆屠杀,光投降的蜀军就最少被杀死两万人,死伤的百姓更是不计其数,他的暴行引起蜀地百姓起义,但这样的屠夫赵匡胤也只是削去军权,给个闲职养老,等到北宋灭了南唐后赵匡胤又立刻恢复了王全斌的职位,合着你就是忽悠蜀地的老百姓呢?

哥哥如此,弟弟也好不到哪去,北宋灭亡北汉后,赵光义命令将晋阳城的百姓迁往新并州,并一把火将晋阳烧为平地,有很多百姓因为没有及时离开被活活烧死“民老幼趋城门不及,死者甚众”。而江州,只不过是这其中一个悲惨的小例子而已。

此前宋太祖已经派遣右补阙张霁担任江州刺史,百姓们被宋军凌辱后便向张霁申诉,为了安抚百姓严明军纪,张霁便将违法士兵诛杀,这彻底引爆了曹翰的怒火,抢了几个百姓竟然杀立功的将士?你不让我抢,我就屠城!于是在曹翰的命令下,宋军丧心病狂的在江州展开了长达数天大屠杀,史书记载屠杀不分男女老幼—“屠城无噍类”。估计和曹操屠徐州类似,宋军所过之处鸡犬不留,死难的江州百姓最少数万人,宋军将死尸扔到河流井中,但由于死尸太多把河流井水都填满了!—“屠城,死者数万人,取尸投江流及井坎皆满。”

而且宋军不光杀,他们也忠诚的执行曹翰将军“三光”的政策,杀死了百姓,他们的家产没人要自然归了曹翰将军,曹翰也因此大大发了一笔横财—“所略金帛以亿万计”。由于抢掠得来的金帛财宝实在太多,运送的战舰竟然需要几百艘,这未免也太扎眼了,怎么办?于是曹翰便假意说要运送庐山东林寺的五百座铁罗汉送往开封,将金帛全都放在铁罗汉上—“伪言欲致庐山东林寺铁罗汉像五百头于京师,因调巨舰百艘,载所得以归。”、“凡发大舰十余艘,悉载金帛,置庐山铁罗汉象于上”。

最让人愤怒的是曹翰屠城后倒打一耙,他竟然向宋太祖告发是张霁滥杀无辜,赵匡胤不分是非曲直,将张霁贬官流放饶州,而屠夫曹翰则因为破城有功当上了桂州观察使,尽享荣华富贵,最后还寿终正寝,公元998年,曹翰去世,太宗还追赠他为太尉。

天理何在?

(根据佛经记载,作恶多端的曹翰死后世代为猪)

不过曹翰虽死,后人却没有放过屠城贼子,《现果随录》里就记载了这么一个故事:明朝时期苏州有个叫刘玉受的人,他在万历年间担任了贵州省的主考官,在前往贵州时途径湖广,遇到了一个“长面伟人”,此人自报家门是宋朝大将军曹翰,由于屠江州城的罪过—“因此杀业,世世为猪,以偿所杀”,为什么要来找刘玉受呢?因为曹翰上一世就在刘玉受家里当猪,而刘玉受慈悲心善没有杀自己,让自己安然老死,第二天此地就要杀猪了,第一个被杀的就是曹翰,所以希望刘玉受能够发发慈悲救它一命。

刘玉受醒来后果然发现停船边上是个杀猪场,醒来以后屠夫们抬出一头猪就要动刀,那猪叫的惊天动地,刘玉受想起梦里的话便花钱将它买了下来,并带回苏州放生堂,怎么证明这猪就是曹翰呢?只要您喊曹翰,这头猪就摇头晃脑答应。

说句实话,我并不十分太相信因果轮回,也知道高僧大德们写这个故事是劝人向善,但我无比希望这个故事是真的。